国行料停止干预 令吉难止跌。

金融党建 2019-01-10 10:01:48

  国行料停止干预令吉难止跌 截至7月杪,国家银行的外匯储备金自2010年以来首次跌破1000亿美元,至967亿美元,引发市场关注。经济学家认为,令吉匯率虽然写下17年新低纪录,但接下来预料仍將继续走贬。达证券经济学家沙兹玛相信,国行不可能不惜成本扶持令吉匯率,相信在外匯储备金跌至900亿美元水平,就会叫停匯率干预行动。外资大撤股债市场年初至今,外匯储备金急跌16.6%或192亿美元。联昌国际投行经济学家马政指出,外匯储备金的减少起因于外资拋售国內股票与债券市场。而大马投行经济学家胡瑞玲则认为,贸易出超比往年少以及国行动用储备金来扶持令吉匯率,也是外匯储备金减少的原因之一。7月,外资已经连续第3个月成为马股的净卖家,净卖额高达30亿令吉,只稍微少于6月的31亿令吉。目前,外资持股占马股总市值的比重,进一步从6月的22.9%,下跌至22.7%。债市方面,外资持有大马债券的总值变动,从6月的增加35亿令吉,转为萎缩52亿令吉。其中,国行票据、政府投资票据及大马政府公债的外资持有总值分別减少20亿令吉、16亿令吉与14亿令吉。截至6月杪,外资持有政府债券资產的比重从5月的31.2%增至32.1%,而其中的持有MGS占全场比重则从46.9%,增至48.5%,但相信截至7月杪的比重將会下跌。另外,虽然大马的贸易出超减少,但马政认为,大马的贸易出超仍处在正数水平,相信是扶持外匯储备金的有利因素之一。短期內,无论是外匯储备金或令吉匯率,跌势都难止。美国升息日子逼近马政补充道,美联储快到升息关头、全球经济成长疲软拖累大宗商品价格,以及本週四將公佈的次季国內生產总值与经常账数据可能不尽理想,都將导致外资撤多进少。经济学家普遍认为,国行对令吉匯率的干预行动是小规模的,主要是为了確保匯率的有序升跌,而不会以某个特定价位为干预目標。再加上,为了在外匯储备金与令吉匯率处的取捨之间保持平衡,达证券经济学家沙兹玛认为,当外匯储备金跌至900亿美元水平,国行就会叫停对令吉匯率的干预行动。回顾歷史,沙兹玛指出,在1990年代,国行的外匯储备金介于100亿美元至450亿美元水平。当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发生前后,令吉匯率一度猛挫至1美元兑4.77令吉,外匯储备金则一度减少至175亿美元。